金融大事件 Archives - King's Academy

Enter your keyword

Blog

1998年,美国长岛岸边的豪华别墅内,香烟和酒精的气味蔓延,年轻的男女跳进舞池中疯狂扭动,派对上一片奢靡。 忽然,一阵尖锐的警笛声传来,穿着警服的人鱼贯而入,走向正在品味香槟的乔丹·贝尔福特,将手铐扣入他的双腕。 两分钟后,人群一哄而散,只留下偌大的别墅和酒精刺鼻的气味。 乔丹·贝尔福特(Jordan Belfort),股票经纪人,被《福布斯》杂志誉为“股市中的罗宾汉”,31岁便坐拥上亿资产。 乔丹·贝尔福特 从出生平凡到亿万富翁,一个毫无金融背景,甚至只有高中文凭的人,是如何在资本世界中异军突起,并以最快的时间完成原始资本积累的?事情还要从他的少年时代说起。 1. 商业天才养成记 1962年,贝尔福特出生于纽约市一个中产家庭,父母都是会计师,在纽约,这样的家庭不计其数。 如果按照常规家庭的模式发展,贝尔福特应该会上大学,毕业后进入企业打工,然后结婚生子,永无出头之日。 青春期的他个子矮小,又样貌平平,但是也像同龄人一样喜欢漂亮女生。 因此,他被同学嘲笑,这让他感到十分沮丧。 父母削尖了脑袋想要跻身上层社会,而终究是做无用功,母亲只好把希望寄托在贝尔福特身上,一早为他制订好进军医学院的计划。 这些都对他的价值观产生了巨大影响,他认为,被拒绝和嘲笑的原因正是自己没有钱,于是下定决心要成为有钱人。 无可置疑的是,贝尔福特拥有与生俱来的商业头脑。 他小的时候,就主动拿着铲子,敲开一扇扇大门,询问对方是否需要提供铲雪服务,并收取20美元的酬劳。 “我是个天生的商人,赚钱对我来说易如反掌,只要有心,遍地都是商机。” 16岁那年夏天,贝尔福特在长岛附近的海滩闲逛,天气很热,他发现人们想要购买冷饮时必须穿过几条街,才能找到唯一的冷饮店。 于是他灵机一动,买来冷却箱,放入大量冰淇淋和饮料,沿着沙滩叫卖,吸引了不少人购买。 就这样秉着细致入微的观察力,他总是能够抓住一些小商机,利用几个暑假的时间赚够了上大学的全部费用。 高中毕业后,他前往巴尔的摩牙科学院上大学,开学典礼上院长的演讲,如一盆冷水朝他兜头淋下: “牙科的全盛时代已经成为过去,如果你想要挣大钱,趁早打消这念头,因为你来错地方了。” 贝尔福特当即作了一个惊世骇俗的决定,开学第一天,他立即办理了退学。 60年代的美国,拜金主义盛行,带来了残酷竞争、精神空虚和道德沦丧。美国青年追求金钱,陷入狂热的迷惘,被称为“垮掉的一代”。 贝尔福特受到了拜金主义的强烈影响,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抛弃学业闯荡社会。 2. 自立门户狂吸金 不久后,他遇到了第一任妻子特蕾莎。 为了负担起家庭的重任,他开始挨家挨户推销冷冻龙虾和牛排,基于年少时的基础和良好的口才,使他的销售量很快打破公司的记录,成为最优秀的员工。 但是这种稳定的生活显然不能满足他的野心。 他辞去工作,自己推着车贩卖肉类,凭着超凡的销售本领赚到了不少钱,然后在24岁时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公司,当上了老板。 好景不长,由于经验不足,仅过了一年多的时间,公司倒闭了,他还背上2·4万美元的债务。 但是他毫不气馁,又把目光投向了更远的地方——美国金融的心脏,华尔街。 华尔街充斥着投机取巧,发财心切的股票经纪人,而对于贝尔福特来说,股票和冻肉没什么两样,都是把产品卖出去而已。 由于没有金融背景,他被分配到最底层的职务,也就是联系员,整天跑腿打电话。经过半年努力,他终于考取了股票经纪人的执照,准备干一番大事业。 1987年10月19日,是他上班的第一天。当天下午四点,公司忽然警铃大作,整个欧洲股市崩盘,跌到了508点,那天被人们称位“黑色星期一”。 贝尔福特所在的老牌股票公司,一个月后竟然宣告倒闭。 就这样,他成为富人的美梦在此破灭。 失业后他进入一家仙股交易公司,并在那里发掘了巨大商机。 仙股特指低于一美元股票,投下去的钱通常泥牛入海,所以它也被称为“垃圾股”。 懂行的有钱人不会购买垃圾股,贝尔福特就致力于攻下那些底层人群。要知道卖出仙股的佣金有50%,而蓝筹股的佣金还不到1%。 也就是说,每卖出一支仙股,他可以从中收取一半的高额佣金。 但是在美国法律里,向弱势群体售卖仙股是违法的,属于典型的金融诈骗。被欲望冲昏了头脑的贝尔福特以身试法,拨打了人生中的第一个诈骗电话。 2分钟后,他得手了,并获取高达2000美元的佣金。初次试水成功后,他开始肆无忌惮地推销仙股,将垃圾股说得天花乱坠,骗过无数个电工、邮递员、司机,利用他们想一夜暴富的心理发了一笔横财。 不久,他不仅还清所有债务,还拥有了7万美元的资本。 左边的是Danny Porush,乔丹·贝尔福特最初的创业伙伴 3. 与联邦调查局的较量 贝尔福特的成功秘诀,就是永不妥协,永不满足。 他再一次辞职,与住在同间公寓里的家具推销员阿佐夫另起炉灶,自立门户。 渐渐地,他的团队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。 然而这始终不是长久之计,向弱势群体推销垃圾股违法,而富人又不会购买垃圾股,如何权衡两者呢? 只赚穷人的钱,公司显然无法做大,而且要打一枪换一个地方。 […]